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丁艳的博客

 
 
 

日志

 
 

(原创)《蒲,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或者之重》(外二首)  

2014-02-09 13:1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蒲,生命不能承受之轻或者之重》

      ——写给杨玉环

 

       文/丁艳

 

 

 

是在水一方的女子

是清华池里的一滴凝露

是八百里加急的一枚荔枝的娇笑

 

 

都说一笑倾山河,可

一笑之后,山

毕竟还得是山,河

也终究还得为河

长生殿上郎君的诺言只能化作一声叹

于是,蒲

还得回到丛中,回到风中

 

 

丛中,风中,却都已经不是来路

来路,只剩下霓裳羽衣上的一片羽

像美与罪

飞,无处飞

落,无处落

 

 

注:相传古蒲州是杨玉环的故乡

 

 

 

《普救寺的杏花》

 

 

那树杏花,有着美人面

更有一颗躁动的心

只是躁动吗?还是止不住月下的波涛汹涌?

 

 

是杏花的不安份吗,那么

那块立于翠竹下的太湖石

看见越墙的少年,怎么也无语无声?

 

 

普救寺,钟声撞响的黎明

鸟鸣里都蓄满了露水

绿叶上都栖着歌声

 

去拜拜莺莺塔吧

再去梨花深院里看看那个娇笑的影儿

叫一声“莺莺”,喊一句“张生”

看看是谁回了头,是谁应了声

 

 

佛前烧一柱香,三拜九叩

世俗礼法里,一树杏花

正昂头迎着风

 

 

《鹳雀楼》

 

 

一座楼,也就是一个人吧

华夏五千年,尧是你的左眼,舜是你的右眼

当年第一缕火光在你额前升起的时候

就和太阳是同一种颜色

那滔滔而来的大河水,到了这儿

也打个旋儿,上一层楼,更上一层楼

 

 

登上这座楼

那些低头深思的人,那些极目远眺的人

那些沉默不语的人,那些高谈阔论的人

还有那些赤脚的人,那些穿鞋的人

甚至那些为了要给别人穿什么样的鞋费尽心机的人

都在一瞬间,洗净灵魂,皈依了同一个姓氏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